欢迎访问邯郸党史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拂晓:1921年7月前的上海故事
来源:党建网——中共党史重大事件 浏览量:383 发布时间:2019-07-18 03:14:42  分享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石库门里宣告诞生。在这之前,上海究竟发生了什么?

 

  渔阳里红色的新年

  1920年的新年,上海《星期评论》周刊发表了一篇《红色的新年》:

  “一九一九年末日的晚间,有一位拿锤儿的,一位拿锄儿的,黑漆漆地在一间破屋子里谈天……他们想睡,也睡不成。朦朦胧胧的张眼一瞧,黑暗里突然的透出一线儿红。这是什么?原来是北极下来的新潮,从近东到远东。那潮头上拥着无数的锤儿锄儿,直要锤匀了锄光了世间的不平不公……这红色的年儿新换,世界新开!”

  不久后,陈独秀住进法租界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今南昌路100弄2号)的石库门里弄,《新青年》编辑部也随之迁回上海。仿佛有着神奇的磁力,这里先后聚集了李汉俊、邵力子、陈望道等一批新文化运动者和早期共产主义者。一时间,群贤毕至,渔阳里红光初现。

 

  五位俄国记者

  随后,一本薄薄小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版,如同下了一场及时的春雨。这本译作气势磅礴,富有鼓动性,始译后便成为千古名篇。

  此时,苏俄对中国由关注的目光转化为实际的行动。1920年3月,列宁和共产国际决定,由俄共(布)中央远东局海参崴分局派遣一个代表团前往中国,联系中国社会主义团体,组建中国共产党和青年团。

  代表团一行五人以俄文报纸《生活报》记者的身份,于1920年4月初来到北京,经李大钊牵线,来到上海拜晤陈独秀。

 

  上海租界《警务日报》上的情报

  频繁的聚会活动,也引来了租界当局关注的目光。

  1920年8月22日,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警务日报》在“中国情报”一栏中,突然出现长达36行的情报秘闻:

  “陈独秀,前北京大学教授,现居环龙路。据报道称,陈正于该处安徽籍人士中组织一社团,旨在改进一系列安徽事务并废除现任督军……”

  密报已探知陈独秀在1920年8月正在“安徽籍人士中组织一社团”。虽然未能破解出陈独秀组织社团的真正意图,但却接触到一个重要事实:1920年8月,中国共产党发起组在上海正式成立,选举陈独秀为领导人,称为“书记”。

 

  “缝隙”里的红色弧光

  既有证据,租界警方为何不采取行动?这得益于在“上海华界与公共租界、华界与法租界之间、公共租界与法租界之间,出现了城市管理的一道道缝隙”。这个“缝隙”,为早期共产主义的活动提供了一个政治活动的缓冲地带。

  上海共产主义发起组成立后,部分成员又分赴各地组建党小组,经过组织与联络,北京、武汉、济南、长沙、广东等地先后成立了共产主义小组。共产主义的火苗,开始在中国大地悄然擦亮火花。一批早期共产主义者脱下长衫,深入工人群体中,赋予了共产党早期组织深厚的工人运动基础。

 

  开天辟地

  1921年4月初,列宁派出了共产国际的正式代表马林。

  五一节之前,在共产党发起组的领导下,召集学校、社团、报馆中进步人士在渔阳里6号开过三次庆祝五一劳动节的筹备会。尽管受到严密监视,五一劳动节当日,上海共产党发起组成员还是集体出动,像天女散花似的把传单、标语投到大马路(南京路)上。传单内容是:“五月一日,伟大的纪念日。醒来吧,劳工们和商业员工……”

  1921年7月23日后的一周,中国共产党各地组织的代表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树德里石库门大厅里汇聚,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