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邯郸党史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你可知1955年周恩来万隆之行曾险遭暗杀?(上)
来源:学习强国 浏览量:236 发布时间:2020-08-11 09:36:37  分享
 

2004年7月,外交部将首批解密档案中的第二部分5042份文件对外开放。其中,与“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有关的近80份档案格外引人注目,揭开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1954年12月31日凌晨,周恩来还在办公室批阅文件。这时,秘书轻轻地走进来,低声说:“总理,黄镇大使从雅加达来电。”

“哦,茂物会议有结果了?”周恩来接过电报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高兴地说:“好,黄镇大使给我们送新年贺礼来了。”

原来,亚非各国人民联合起来共同反帝反殖、维护世界和平与民族独立的意愿越来越强烈,亚非一些国家的领导人也希望坐下来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1954年12月,印度尼西亚(以下简称“印尼”)、缅甸、锡兰(今斯里兰卡)、印度、巴基斯坦5国总理在印尼茂物举行的会议上正式提出召开亚非国家首脑会议,并一致同意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参加。这对于尚未恢复联合国应有席位且被许多西方国家孤立封锁的我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喜讯。

1955年2月10日,周恩来收到了印尼政府方面的正式邀请书,他当天复电印尼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告之中国决定参加亚非会议。

周恩来在万隆期间会见印尼总统苏加诺和总理沙斯特罗·阿米佐约

正当外交部门紧张地为这次会议做准备之际,我方获悉情报,国民党特务机关正策划趁中国代表团出席亚非会议之机,谋害周恩来及随行人员。

情报确实可靠,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到底去还是不去,成了当时亟待解决的问题。周恩来考虑再三,决定还是乘飞机前往印尼参加会议。由于当时西方国家对我实行封锁,我国既没有大型飞机可坐,也没有去印尼的国际航班可用,只能租用外国航空公司的飞机。经与印度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印航”)商谈,我国决定租用其“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并商定:4月11日上午,该机作为正常航班飞抵香港,而后再改为中国代表团包机,于下午1点从香港启德机场直飞印尼雅加达。

一切似乎安排妥当了,行程也通知了相关接待方。这时,周恩来收到了一份来自缅甸总理吴努的电报。吴努邀请周恩来在去万隆前,先在缅甸的仰光休息两天,参加一个由中国、缅甸、印度、埃及和阿富汗等国总理出席的小型非正式会晤,研究亚非会议的有关问题,于是周恩来临时改变了行程。

此时,虽然国际社会对周恩来将出席亚非会议并从香港出境早有关注,但外界并不知晓周恩来会先到缅甸参加小型会晤一事。由于保密工作到位,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周恩来最终的行程。

4月7日上午,周恩来率领中国代表团的一部分人离开中南海前往西郊机场。就在周恩来一行即将登乘飞机前往昆明前,总理办公室副主任罗青长匆匆赶到,将刚刚收到的一份重要情报交给周恩来。情报说,国民党特务机关已高价收买香港启德机场的地勤人员,准备利用“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在香港停留加油检修之机,将定时炸弹放入飞机油箱里,以暗害周恩来和代表团人员。

周恩来阅后,极为重视,当即指示:请转给在京的有关领导办理。

4月8日,周恩来一行抵达昆明,稍事休整,准备前往缅甸。此时,周恩来并没有忘记先行到达香港的代表团其他同志的安危。他特意打电话到北京嘱咐邓颖超:“我虽不坐‘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走,但先行到达香港的同志要坐。务必转告罗青长同志将情况查清后,让外交部通报给英国驻华临时代办杜威廉,请他们采取措施,保证中国代表团人员的安全 。”并要邓颖超设法把此情况通报给新华社香港分社和代表团的同志们。

4月10日,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外交部约见英国驻华代办处参赞艾惕思,通报了有关情况。艾惕思当即表示,将尽快把这一情况转告给香港当局。

与此同时,新华社香港分社接到紧急电话指示后,当天晚上就将情况通报给了香港当局。他们怕没得到落实,又于次日凌晨1点半派人专程赴印航驻港经理住所通报有关情况。印航经理听后将信将疑,说:“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飞机中午12点到香港,下午1点就起飞了。在香港加油停留时间只有1个小时,而且光天化日之下,谁敢如此胆大妄为!”中方人员严正交涉后,这位经理表示会派印度工程师对飞机进行检查,他本人会去机场监督。

香港分社觉得印航经理的态度有点勉强,便在11日上午10点再次派人去见他,提醒印航务必严加防范。最后,印航经理保证“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在港停留之际,绝不允许任何非印航人员接近飞机。就连供应食品、加油、押运行李也都由公司专人负责。

4月11日当天下午,还在昆明的周恩来接到北京打来的第一个电话,说,“克什米尔公主号”已从香港启德机场按时起飞,未发生任何问题。周恩来、陈毅和中国代表团在昆明的成员都松了一口气。但是,到了下午6点左右,北京打来的第二个电话,说已和“克什米尔公主号”失去了通讯联系,且有一家通讯社报道说在南海上空曾听到很大的爆炸声,不知是否和“克什米尔公主号”有关,这一下,大家的心又悬了起来。

周恩来立即指示北京,要迅速与有关方面取得联系,查明情况,如飞机确系失事,要敦促火速救援,寻找失事人员。当晚,大家一夜无眠。

深夜,北京打来第三次电话,证实“克什米尔公主号”确已失事。飞机从香港起飞后不久,即在空中发生爆炸,坠于南海,中国和越南代表团工作人员以及随同前往的中外记者11人全部遇难。

在“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中遇难的3位新华社记者遗像,他们分别是李平、黄作梅、沈建图(由左至右) 新华社发

“克什米尔公主号”遇难了,这是一起国际上深为震惊的空难事件。从周恩来到每位在昆明的代表团成员,无不感到极大的悲愤。大家既对同事们惨遭不幸而悲痛,同时也对敌人的阴谋能够得逞而感到疑惑不解。

看似严丝合缝的行程、万无一失的安排,到底是哪里出了错?究竟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冒天下之大不韪,对中国代表团成员狠下毒手,还是印航方面安全保障出了差错?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