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邯郸党史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共产国际讲坛第一次响起中国共产党人声音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文献网 浏览量:559 发布时间:2021-05-17 09:27:59  分享
 

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张太雷烈士现存于世唯一的一封家书手稿。它,写于革命者踏上征程的前夜,其残破的外表述说着几十年的风雨颠簸,涂改的笔迹抒发着书写者内心的踌躇与谨慎。

在中国共产党早期历史上,张太雷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与瞿秋白、恽代英并称“常州三杰”。张太雷生于1898年6月,原名张曾让,字泰来,投身革命后使用过多个名字,后因立志化作“巨雷”,以期冲散阴霾,击碎旧世界,遂取其字“泰来”的谐音,改名“太雷”。

历经五四运动的洗礼,张太雷参加了李大钊等发起的马克思学说研究会。1920年春,共产国际派维经斯基等人来中国了解情况,希望与中国革命组织建立联系。被李大钊誉为“学贯中西、才华出众”的张太雷担任了维经斯基的英文翻译,积极参加在北京、上海创建中国共产党和在上海创建社会主义青年团组织的活动。12月底,共产党北京支部成立。随后,张太雷被发展为支部成员,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

一个中国红色外交使者的风采

1921年初,共产国际在伊尔库茨克成立远东书记处,远东各国共产党的组织不再由俄共(布)下属组织联络,而改归共产国际直接领导,要求中国的共产主义组织派一个代表前去。李大钊等商定,派曾与维经斯基有过联系(维经斯基已被任命为远东书记处的日常工作负责人)、年仅22岁的张太雷前往。

张太雷在赴俄之前给妻子陆静华写了文章开头提及的这封信。他写信的目的,是要向亟盼他毕业后找到如意工作、进而改善家境的母亲、妻子诉说自己放弃读书做官的老路、走上共产主义之路的决定,并希望获得她们的理解。这封家书写得很艰难。张太雷为保守党的秘密又不能言明此行目的,需要道理通达又不能长篇大论,言辞恳切又通俗易懂,为此,他踌躇不已。最终,他选择从母亲、妻子最为蔑视的官员腐败入手,讲做官发财后容易腐败堕落,不仅理想堕落,日常生活也堕落了,做官发财是一种害人的东西,与他们追求的幸福是完全相悖的,最后告知母亲、妻子他所追求的幸福是怎样的一种幸福,不仅仅是家庭温饱,而是人民将来永久的幸福,坚定地表明了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

张太雷乔装打扮越过中俄边界,乘上火车,在漫天风雪里于1921年3月抵达远东书记处。张太雷在伊尔库茨克短短的3个月里干了许多事情:他与书记处多次开会,详细讨论有关中国共产党的问题;负责筹备中国科,中共任命他为书记,忠实地完成了传达共产国际给中共的指令、为中苏双方互通情况的任务;参加了筹建朝鲜共产党及促进日本工人运动的活动等。同时,他还受中共指令准备了致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的报告。虽然工作很辛苦,但张太雷感到很充实,在异国他乡的陌生工作环境里充分体现了一个中国红色外交使者的风采。

在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上的五分钟演讲

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是在资本主义世界相对稳定的形势下,为制定共产主义运动新的战略策略而召开的。初夏的莫斯科一派生机勃勃,到处充满了“澎湃赤潮”的浓烈气氛。1921年6月22日晚,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开幕。张太雷和后来抵达莫斯科的上海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员、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书记俞秀松作为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第一次参加共产国际大会。张太雷的中学同窗挚友瞿秋白以记者身份列席了会议。他们十分荣幸地见到了列宁,亲眼目睹了他的风采,聆听了他先后两次在大会上的演讲,感到无比振奋和鼓舞。

7月12日是大会的最后一天,瑰丽宏伟的莫斯科大剧院楼上楼下无一虚席,连走廊里都挤满了人。列宁、季诺维也夫、布哈林及大会主席团成员都出席了会议。按原计划,张太雷将在大会上代表中国的共产党早期组织宣读致共产国际三大的长篇报告。这份报告最初由共产国际远东全权代表舒米亚茨基和张太雷起草,署名张太雷和杨好德(亦为杨厚德,即杨明斋)。张太雷到莫斯科后,根据共产国际有关指示,需要进一步修改报告。鉴于报告篇幅之长、思想容量之大、牵涉问题之多、分析难度之高,加上时间之紧迫,舒米亚茨基又很忙,张太雷便请瞿秋白协助整理、修改。修订后的报告翻译成中文长达15000多字,由中国的政治形势、经济状况、知识分子等9个部分构成,是中国共产主义者第一次对中国国情、中国共产主义运动所作的高水平的全面分析、总结和汇报。通过这份材料,不仅可以确切地了解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初期情况,还可以从中看出张太雷在当时已具备较高的马克思主义水平。

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大会执行主席郑重宣布:由于要求上台发言的人多,每位代表发言不得超过5分钟。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毫无思想准备的张太雷深感为难。要知道,这是中国的共产党早期组织代表第一次走上共产国际讲坛,第一次向全世界发布宣言,意义可谓十分重大。但他迅速镇定下来,知道照原来的讲稿发言是不可能了,便决定干脆不用讲稿。正当他凝神调整思路时,大会执行主席宣布“现在请中国共产党代表张太雷同志发言”。

张太雷迅即起身,把讲稿交给瞿秋白,从容不迫地走上讲台,用洪亮有力的声音开始了演说。他站在世界革命的高度,把远东的问题尖锐地摆出来,使那些长期以欧洲为中心而忽视东方的人们心头为之一怔。他大声疾呼:“共产国际和西欧各国的共产党今后有必要对远东的运动更多地给予关注和支援,特别对中国的发展应予更进一步的注意。”他同时指出,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其他革命力量也会在这个伟大的事业中给他们以巨大援助。“在必将到来的世界革命中,中国丰富的资源和伟大的力量是被资本家用来同无产阶级斗争呢,还是被无产阶级用来同资本家作斗争?”这一沉重的发问,震撼着整个会场。张太雷接着用明确而坚定的语气回答道,“那就要看中国共产党,主要是看共产国际的支持如何而定了。”最后,他举起右手,握紧拳头,高呼:“世界革命万岁!共产国际万岁!”全体代表为他的演说所打动,纷纷站起来向他热情鼓掌,主席台上列宁等领导人,也都含笑站了起来,长时间鼓掌,会场上同时响起了用各种语言高唱的《国际歌》。

张太雷这1000多字的演讲,刚好讲了5分钟,达到了寻求国际支持的目的。至于那15000字的讲稿,会后递交给大会主席团,刊登于共产国际远东书记处机关刊物《远东人民》1921年第3期,成为重要的历史文献。舒米亚茨基曾称它是“中国共产党人在国际舞台上最早发表的文献”。苏联学者M·A·T佩尔西茨评价:“《报告》是中国共产党在思想上和组织上形成的可靠史料,是珍贵的文献资料。”通过张太雷的这份报告,共产国际对中国的早期共产主义运动有了较多的了解。大会结束后不久,共产国际就派马林到中国来指导成立统一的全国性的中国共产主义组织——中国共产党。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