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邯郸党史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我军鲁南战役一举全歼敌美械化纵队
来源: 浏览量:338 发布时间:2019-06-24 10:40:58  分享
 

1947年1月4日,人民解放军运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在鲁南战役中成功消灭国民党军整编26师和第1快速纵队。战斗中,我军发展、积累了用步兵装备歼灭坦克摩托化部队的宝贵经验,体现我军指战员对兵力、战法、地形等制胜要素的科学运筹。请关注今日《中国国防报》的报道——

我军鲁南战役——

一举全歼敌美械化纵队

■王芳芳

陈毅等我军指战员在缴获的美制坦克前留影

1947年1月4日,人民解放军运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在鲁南战役中成功消灭国民党军整编26师和第1快速纵队。战斗中,我军发展、积累了用步兵装备歼灭坦克摩托化部队的宝贵经验,体现我军指战员对兵力、战法、地形等制胜要素的科学运筹。

隐蔽集结构建兵力优势。鲁南战役是我军重兵突袭之下的围歼战、剜心战、速决战。如果把当时的华东战场比作一盘大棋,集中兵力歼灭一路强敌就是扭转敌我态势的“破局”棋眼。战役打响前,敌整编26师、整编51师、整编33军对我华东解放区呈半包围态势,特别是中路进犯的整编26师和第1快速纵队,自恃地面有坦克、汽车,天上有飞机,根本不把解放军放在眼里,坦克往返巡逻,保持进攻姿态,企图伺机夺取临沂,向新年“献礼”。为歼灭这股强敌、打开鲁南的局面,华东野战军指挥员陈毅、粟裕决定,在宿北战役刚刚结束的情况下,部队由苏北迅速转向鲁南,集中兵力先打强敌,把蒋介石的机械化兵团吃掉。粟裕特别强调,各部要隐蔽接敌,突然发起进攻,战役合围同战术分割要同时进行,迅速将敌各旅、团分割包围,各个歼灭,务使敌人无法组织协同和互相支援。为迷惑敌人,华中野战军第8纵队司令员兼政委陶勇还根据粟裕指示,命令部队晚上睡觉、白天行军,行军队形凌乱不堪,速度又快,在空中看来简直像“逃跑”一样。

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主任薛岳根据空军侦察断定,共军白天“流窜”,显然是“不堪再战”,由苏北向山东方向“溃逃”。指挥第1快速纵队的整编26师师长马励武也放心大胆地丢下部队,到峄县县城看戏。殊不知,我军已集中27个主力团,于元旦当天拂晓前进入指定阵地,形成对敌6个团4.5∶1的兵力优势。战役打响后,我军编成左右两个纵队,既不留总预备队,也不编组打援集团,左右纵队呈一个梯队,以排山倒海之势对敌发起突袭,迅速切断敌整编26师与整编33军的联系,同时完成战役合围与战术分割。敌机械化部队即使火力再猛、跑得再快,在我绝对优势兵力围困下,被歼灭也只是时间问题。

群策群力找准破敌密钥。鲁南战役是我军充分发扬军事民主、集智歼敌的胜利,我军的创造精神和敌人的教条主义形成鲜明对比。第1快速纵队作为当时中国少见的机械化部队,下辖1个战车营、4个榴炮营、1个汽车团、1个机械化搜索营等,曾仰仗其装甲、机动、火力优势给华野造成一定损失。在反坦克武器不多、没有反坦克经验的情况下,我军从上到下都在反复琢磨,如何全歼这支既扛打、又能跑的顽敌。战前转移过程中,我军充分发扬军事民主,一边行军一边进行打坦克摩托化部队的临战动员。时任1师3旅旅长的彭德清将军回忆,指战员们根据坦克的弱点,集中智慧编出名为“坦克有十怕”的快板:“第一它怕火来烧,油箱发热怕爆炸。第二它怕壕沟大,千斤力气没法跨。第三它怕打夜战,砸掉车灯眼就瞎。第四它怕咱靠近,枪多炮多都白搭。第五它怕履带断,集束榴弹炸掉它。第六它怕离步兵,失去依托没办法……”这一集体智慧的结晶帮助官兵有效克服对坦克的畏惧心理, 并交流传播了反坦克的“土办法”。相比之下,国民党军的坦克使用方式有很多错误,不仅把M3A3轻型坦克作为重型战车或固定火力点来使用,还一味把坦克作为步兵的“盾牌”,使机械化作战“开倒车”。结果号称全美械化的第1快速纵队,不仅受困于我军民挖出的反坦克壕沟,还受制于国民党军步兵的前进速度,最终成为华野官兵简易反坦克战法的打击对象。事后,蒋纬国检讨:“轻战车讲求速度,一旦配属到步兵师里,速度自然无法发挥;另一方面,轻战车装甲薄,敌人使用一般的反装甲武器就可以将它打穿,战车要迁就步兵的慢速度,正好给敌人当炮靶。所以从编组上来看,我们已经打败仗了。”

有利地形英勇歼灭强敌。鲁南战役是我军在有利天气、地形下,抓住敌人失误发起的主场作战。我军敢于以劣势装备围猎坦克的决心和勇气,是夺取胜利的重要因素。坦克本适应于平原开阔地带作战,国民党军偏偏把坦克投入到复杂地形。敌整编26师和第1快速纵队驻地北面是山,道路狭窄,不利于机械化部队行动,却有利于我军隐蔽接敌。南面虽为平原却地势低洼、河沟交叉,每逢雨雪天就变成沼泽地,为其覆灭埋下根源。4日上午,战场上空突降雨夹雪,本就是河沟沼泽地区的渔家沟、作字沟地区道路泥泞、田野松湿、行路困难,急于突围的敌军慌不择路,一头撞进我军预设战场。

敌坦克车队一冒头,埋伏在公路上的我军战士就把准备好的高粱秸、草堆点着,霎时公路变成“火路”。敌人见势不妙,很快由一路纵队变成数路,离开公路往泥泞地里乱撞。我军将炸药包、手榴弹、集束手榴弹投向敌坦克,反坦克小组甚至抱着炸药包,举着捆上炸药的手榴弹向敌坦克发起冲锋。敌坦克冲到哪里,哪里就响起炸药、手榴弹的爆炸声。在我军勇猛打击下,敌坦克在泥泞中前进不得、四面挨打,被我军炸的炸、烧的烧。仅用5个小时,这支美械化部队就遭全歼。战后,陈毅、粟裕在嘉奖令中写道:“鲁南歼灭蒋介石26师及第1快速纵队之役,我参战部队人员发挥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创造了人民军队歼灭现代机械化装备的蒋军的模范战例,每一参战的指战、政工、后勤人员,将以参加此次战役引为个人历史上的无上光荣。”

(作者系国防大学军事管理学院副教授)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