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邯郸党史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两上西柏坡(一)
来源: 浏览量:399 发布时间:2019-06-17 11:25:26  分享
 

    从 1947 年 6 月,刘伯承、邓小平率主力转出晋冀鲁豫解放区,走向了更加广阔的战场。在这期间,邓小平两次到河北西柏坡,参加“九月会议”和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参与中共中央的战略决策。作为中原解放区的最高首脑,邓小平的意见为中央的决策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两次西柏坡之行,再续了邓小平与河北的情缘。
参加“九月会议”
    西柏坡是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中部的一个小山村,距华北重镇石家庄 90 公里。1948 年 5 月中旬,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移驻这里,使这个普通的山村成为了“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成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和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进行战略大决战,创建新中国的指挥中心。
    时间进入到 1948 年的下半年,经过两年的作战,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已由原来的 127 万发展到 280 万,士气高涨,军政素质大为提高,武器装备得到极大改善。解放区面积已扩展到 235 万平方公里,人口达 1.68 亿。约 1 亿人口的老解放区已经完成土地改革,广大翻身农民的革命热情和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民党军队的总兵力由原来的 430 万人下降为 365 万人,内部派系矛盾增加,士气低落,战斗力大为削弱,经济状况更加急剧地走向全面崩溃。这一切都预示着,中国的军事和政治形势将要出现一个决定性的大变动。为了更好地应对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为了彻底推翻国民党的统治,筹划新中国建设,中共中央决定在西柏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接到会议通知的邓小平,于 7 月 25 日从河南宝丰县的司令部驻地出发,直奔冀中平原。8 月初,邓小平来到了石家庄。8 月 7 日,华北临时人民代表大会在石家庄人民礼堂(今河北省内画博物馆)举行开幕式。这次会议的任务是成立华北人民政府。在开幕式上,邓小平作为大会的来宾被邀请讲话。他对大会的开幕表示祝贺,并指出:“今天的华北临时代表大会,一定会鼓舞全国人民,增加全体解放军特别是中原解放军的信心,因为他们知道,华北家乡是巩固的、在建设的,他们会有更大信心,更高勇气和敌人作战。”
    当赶到西柏坡见到毛泽东时,邓小平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不停地问候。毛泽东注视着邓小平消瘦的脸,充满感情地说:“邓小平啊邓小平,你都快瘦成邓小猴了!”
    从硝烟弥漫的中原前线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邓小平感到无比的轻松、惬意。在西柏坡,他不仅见到了中央五大书记,还见到了徐向前、聂荣臻、滕代远、薄一波等老战友和各战略区的负责人。大家高兴地交谈着,无不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而兴奋。
    在西柏坡,由于住房不足,邓小平便住在叶剑英家。
    离“九月会议”正式召开还有 10 多天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毛泽东与邓小平多次交谈,认真听取邓小平的工作汇报。根据毛泽东的要求,邓小平把进军中原一年来的工作情况和经验写成书面报告上交中央。这份报告,内容丰富,实用性强,是邓小平从理论上对领导创建中原解放区所作的一次总结,为今后各部队开辟和巩固新解放区提供了一整套完整而有益的经验。这可以说是邓小平到达西柏坡后送给中央的一个“见面礼”。
    9 月 5 日,中央军委副主席、代总参谋长周恩来,在西柏坡主持召开关于军事问题的准备会议,邓小平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主要讨论了解放战争第三年人民解放军的建军、作战问题,形成了《人民解放军第三年作战计划》(草案),准备提交即将召开的“九月会议”通过。在这次准备会议上,邓小平作了发言,谈了以下几点看法:
    第一,在解放战争的第二年,敌人的兵员要比第一年充实。我们估计,今后一年,敌人补充兵员数目不止 100 万人,因为敌人抓兵厉害,如敌第五军等部就有一套抓兵机构,兵员补充得很快。我们还应估计到蒋介石最后还可能学习阎锡山那一套抓兵办法——兵农合一。这是值得注意的。因此,对敌人今后补充兵员问题的估计,尚需考虑。
    第二,在外线作战,我们的方针主要采取的是取之于敌,这是很对的,但军委应考虑到外线作战是否能完全自给?根据两年的经验,第二年的弹药缴获少于第一年的缴获。现在战争的特点是消耗大,如豫东战役三个纵队攻击,而九个纵队打牵制战,单我们牵制张轸兵团的几十天作战,就消耗了一万发子弹,因此弹药供给发生很大困难。再有,就是人员补充跟不上的问题。
    第三,中央军委提出集中统一正是时机。我们拥护中央军委统一起来,希望军委要有计划地统一计算与分配,这就好办事了。比如供应制度与标准需要统一,否则部队待遇不一,相互影响甚大。建议野战军战士的生活标准稍微提高一点——野战军战士虽然吃 5分钱的菜,但尚赶不上地方军 3 分钱的菜吃得好,因为野战军每到一地,物价高涨,故钱多反而吃得不好。
    第四,对明年渡江的准备,我们在政策方面可以说大体上有些准备与经验,但其他许多具体问题尚待准备,如思想准备、干部准备问题都是重要问题。干部怕过长江,即使是江南干部也不一定到过长江。
    关于人民解放军的纵队组成计划,邓小平认为,由 50 个纵队发展到 70 个纵队就够了。目前主要是充实现在的 50 个,如果每个纵队保持 3 万人就很好了。野战军就有 150 万人,这就可以打遍天下。在老兵没有充实前不宜组成新的纵队。
    最后,邓小平说:还有一个问题,也须在此说明,邓子恢同志来了一份电报,提出要求调一批干部的意见,包括财经、党的宣传、政权、保卫及办荣校和伤员归队等各种干部,其中有向华东提名要求调去的,有请中央军委考虑从各地抽调的,希望雨季后,这批干部能够南下。
    9 月 8 日,“九月会议”在西柏坡中央机关小食堂正式召开。出席这次会议的政治局委员有 7 人,他们是: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董必武、彭真;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有 14 人,他们是:徐向前、饶漱石、贺龙、邓小平、陆定一、曾山、叶剑英、聂荣臻、滕代远、薄一波、廖承志、陈伯达、邓颖超、刘澜涛;重要工作人员罗迈、杨尚昆、胡乔木、傅钟、李涛、安子文、李克农、冯文彬、黄敬、胡耀邦等 10 人列席会议。这是中共中央自撤出延安后召开的第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
    会议首先听取了毛泽东的报告。报告分为 8 个部分:关于国际形势的估计;我们的战略方针和战略任务;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发扬党内民主,训练干部,提高理论水平,准备占领全国后各方面工作的干部;加强纪律性,克服无纪律无政府状态等。整个报告贯穿一个主题思想,这就是战胜国民党蒋介石和胜利后如何建设新民主主义的中国。与会人员围绕这个主题进行了认真、深入的讨论。邓小平发言,完全同意毛泽东关于形势的估计和今后的计划的报告。
    在西柏坡,邓小平还十分惦记着中原解放区的工作。他经常发电报给刘伯承、邓子恢,一方面给他们报告“九月会议”的情况,另一方面又根据中共中央的新精神,对中原局的工作提出新的意见。9 月 6 日,邓小平给中原局连发两份电报,对中原局如何加强纪律性的问题提出建议。他说:“我们正在开会,这次会议解决问题颇多,包括军事、政治、经济各方面。毛主席在几次会议及谈话中,提出全党当前任务,仍为‘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四句话,但强调指出加强纪律性,即克服全党严重存在的无政府无纪律状态,为保障前两项任务及革命胜利之中心环节服务。”邓小平最后说:“会议不日可结束,会毕即归来。”
    9 月 13 日,“九月会议”结束,邓小平没有在西柏坡多停留。送别时,毛泽东对邓小平说:“我们每年见一次面,每年都有很大的变化。我们明年见面时,全国的形势一定比今年更好!”邓小平说:“毛主席、党中央看得远。我回去后要和刘伯承同志很好地研究一下,我们应当发挥更大的作用。主席、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我想一定能够完成。”周恩来对邓小平说道:“你们的位置太重要了,要靠你们去消灭国民党蒋介石的命根子,消灭他的主力部队,还要去剿蒋介石的老窝呢!”邓小平说:“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
    根据中央政治局“九月会议”精神和中央军委指示,人民解放军先后在东北、华东、中原、华北和西北战场上,发动了凌厉的秋季攻势,组织了辽沈、济南等战役,至 11 月初,消灭了国民党军大量有生力量,取得了辉煌的胜利。这时中国的军事形势进入了一个新的转折点,即参战双方力量对比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也开始占有优势。此时,中原地区的国民党军各个集团已经不能构成完整战线,刘峙、白崇禧两个集团的 75 万人,只能分路在徐州、武汉周围,处于被动挨打、面临覆灭的境地。而中原地区的刘邓大军和陈粟大军已经掌握控制了津浦路以西、平汉路以东的苏鲁豫皖地区、大别山区,平汉路以西的郑州、洛阳、南阳、郧阳、襄阳、荆州等地区。国民党军的两条战略要地——陇海路的潼关以东段、平汉路的郑州至武汉段,已经被解放军切成若干段,分别包围起来。解放军在战略上处于有利地位,中原逐鹿、南线决战的时机已成熟。
    为了迎接淮海战役,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都做了周密的战前准备。1948 年 11 月 16 日,中央军委鉴于南线战略决战的态势已经形成,决定成立淮海战役总前委,统一领导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执行领导淮海前线军事和作战的职权。总前委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 5 人组成,邓小平为总前委书记。总前委的成立,使淮海战场上有了一个坚强的核心,统一指挥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作战,及统筹战区党政军民全力以赴支援前线。淮海战役之所以取得全胜,总前委协调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并肩作战是一个重要原因,毛泽东曾称赞道:“两个野战军联合在一起,就不是增加一倍力量,而是增加了好几倍力量。”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规模最大的战役。战役是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西至商丘,北起临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进行的。自 1948 年 11 月 6 日到 1949 年 1 月 10 日,历时 66 天。人民解放军参战的有华东野战军 16 个纵队,中原野战军 7 个纵队,以及鲁中南、苏北、冀鲁豫、豫皖苏等军区部队共 60 余万人。国民党参战的有徐州“剿总”的 7 个兵团、两个绥靖区、34 个军约80 万人。解放军以伤亡 13.6 万人的代价,歼灭了国民党军队在长
江以北的主要战略集团,共歼灭 5 个兵团部、22 个军部、56 个师,共 55.5 万多人。
    1984 年 3 月 25 日,邓小平在会见一位外国政府首脑时曾谈到个人的经历。他说:“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是解放战争这三年。那时我们的装备很差,却都在打胜仗,这些胜利是在以弱对强、以少对多的情况下取得的。”
    淮海战役中,西柏坡发往战场的电报共 64 封,其中一封特别耐人寻味。11 月 23 日,邓小平和他的战友们根据战场上出现的急剧变化,深夜向西柏坡发报,恳请先打黄维。西柏坡回电:完全同意先打黄维……情况紧急时,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不要请示。
    粟裕是淮海战役的组织者和指挥者之一。毛泽东说:淮海战役,粟裕立下第一功。建国后,当有人让粟裕谈淮海战役时,粟裕说:淮海战役是在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直接领导和指挥下取得胜利的。淮海战役这个大题目要请小平同志来讲。
    1951 年 2 月 11 日,在南京军事学院第二会议室,召开关于淮海战役的座谈会。出席座谈会的有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军事学院院长刘伯承、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听了刘伯承、陈毅的介绍,尤金说:“讲得真精彩、真精彩!陈司令再说下去。”陈毅风趣地说:“吃饭可以包办代替,介绍情况不行啊,你还要听,请到北京找总前委书记邓小平介绍吧!”
    从陈毅、粟裕二人的话语中,我们不仅可以领略到老革命家们谦逊的胸怀,更能体会到当年邓小平在总前委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