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邯郸党史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周恩来:柏坡岭上注心血(2)
来源:学习强国 浏览量:311 发布时间:2020-08-11 10:23:03  分享
 

大决战中的参谋长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是解放战争中规模空前的战略决战。周恩来作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代总参谋长,是毛泽东在军事方面的主要助手。据毛泽东的警卫员李银桥回忆:几乎所有比较大的战役都是毛泽东在周恩来协助下组织指挥的。关系全局的大仗要开会讨论,五位书记都参加。平时主要是毛泽东与周恩来商量决定。意见一致后就发电报,有时是周恩来起草,毛泽东改定;有时毛泽东口述,周恩来写好后,毛泽东再推敲审定。尤其是在辽沈战役期间,毛泽东与周恩来几乎一刻不曾分开,配合得非常好。直到战役结束,两人才互相嘱咐:“睡个好觉吧。”

劝降郑洞国 三大战役首先从东北战场打响。当时东北战场的形势对我们很有利,但在作战方针上,究竟是先打长春还是先打锦州更有利于战局的发展呢?中央军委的意图是先集中力量于北宁线并攻下锦州,以达到“关门打狗”的目的。但林彪主张先打长春,强调南下作战的困难。经过中央军委的批评督促后,林彪纠正了错误,并于9月3日,作出主力南下作战的计划。9月7日,中央军委发出《关于辽沈战役的方针》,明确指出:“必须在九、十两月或再多一点时间内歼灭锦州至唐山一线之敌,并攻克锦州、榆关、唐山诸点。”东北野战军于9月12日发起辽沈战役,以大军先向北宁线开展猛攻,包围了锦州。10月2日,蒋介石从华北调兵增援锦州后,林彪对集中兵力攻锦州的方针又发生动摇,并要华北的兵团支援东北。周恩来就为中央军委起草了致林彪、罗荣桓电,指出:“你们应靠自己的力量来对付津榆段可能增加或山海关北援之敌,而关键则是迅速攻克锦州,望努力争取10天内打下该城。”经过7昼夜的攻坚战斗,东北野战军于10月15日解放了锦州,包括外围战斗,共歼敌13万人,生俘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以下9万余人。同时,在塔山的6昼夜的英勇阻击战中,歼灭国民党军6万多人,有力地保证了锦州战役的胜利。在东北野战军大军包围长春、锦州解放的大好形势下,固守长春的国民党军六十军,在军长曾泽生的领导下,率领一个军部和三个师共2.6万人,于10月17日起义,当即将阵地交给我围城部队,使东北野战军控制了长春城内的东部地区。

在此时机下,周恩来向毛泽东建议,困守长春的国民党东北“剿总”副司令兼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系黄埔一期学生,可争取。毛泽东同意由周为中央起草致东北局电指出郑现已动摇,可努力争取之。18日,周恩来给郑洞国写了一封充满师生情谊的信,促其起义。信中说:“欣闻曾泽生军长已率部起义,兄亦在考虑中。目前,全国胜负之局已定……人民解放军必将取得全国胜利已无疑义。兄今孤处危城,人心士气久已背离。届此祸福荣辱决于俄顷之际,兄宜回念当年黄埔之革命初衷,毅然重举反帝反封建大旗,率领长春全部守军,宣布反美反蒋、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赞成土地改革,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行列。则我可保证中国人民及其解放军必将依照中国共产党的宽大政策,不咎既往。”

这封信纸短情长,实际上概括了20多年来的历史,当年黄埔军校,革命精神高昂,要为半殖民地半封建中国的翻身而奋斗,后来蒋介石叛变革命,中国共产党坚持黄埔初衷反帝反封建,黄埔学生分走殊途,所以周恩来要郑洞国回念当年黄埔,重举反帝反封建大旗。这封信用电报传到前线,交给国民党新七军副军长转郑洞国,由于司令部附近已呈混乱状态,信没能送到。郑洞国是后来到了解放区才知道这件事的。他说:“对于周恩来的这番亲切关怀,我是始终未能忘怀的。”1950年,郑洞国到北京,周恩来在西花厅宴请他,黄埔军校教官聂荣臻也在座。周恩来紧握郑洞国的手,炯炯的双眼注视着郑,说:“欢迎你,我们很久没见面了,难得有这个机会呀!”郑洞国后来回忆道:“我被周总理的坦诚、热情所感动,觉得他还像当年的周主任,那样诚挚可亲。真是百感交集,两行热泪几乎夺眶而出,半天才愧疚地说出几句话,‘几十年来,我忘了老师的教诲,长春解放前夕,您还亲自写信给我,我感谢您和共产党的宽大政策。’周恩来摆了摆手,打断了我的话,微笑着说,‘过去的事不提了。你不是过来了吗?今后咱们都要为人民做点事嘛!’”

19日上午,郑洞国率领所部第一兵团直属机关第七军军部及四个师,共8万余人向东北野战军投诚。长春市又重新回到人民手中。

在蒋介石亲自督促下,由廖耀湘率领主力新一军、新六军等12个师,共10余万人,沿北宁路西进,企图夺回锦州,打开向西逃跑的通路。又以另一部沿中长路南下,占领鞍山、海城、营口,企图控制海港,保持从海上逃跑的通路。解放军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央军委指示,先采取诱敌深入至黑山地区进行阻击,然后集中优势兵力予以围歼。10月28日,在辽西地区,将敌全部消灭。兵团司令廖耀湘和他的军长李涛、向凤武、郑庭笈等一起被活捉。11月2日,东北野战军解放沈阳,敌“剿总”司令部、第八兵团、两个军部、11个师以及技术兵种等13万守敌,全部被歼。11月9日,锦西、葫芦岛敌人乘船逃往天津、上海。东北全境解放。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决战阶段具有决定意义的第一个大战役。

指挥石家庄保卫战 正当辽沈战役接近尾声,东北解放军在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的紧急时刻,蒋介石气急败坏,于10月下旬匆匆飞到北平,乘华北野战军主力在察哈尔、绥远作战,石家庄兵力空虚的时候,同傅作义策划了一个袭击石家庄及西柏坡党中央驻地的大阴谋。石家庄及西柏坡党中央处境艰险,情势十分危急!

傅作义接受任务后,于10月23日命令他的嫡系鄂友三的骑兵第十二旅和郑挺锋的第九十四军等组成突击部队,配备400辆汽车和大量炸药,限四天集结保定,而后向石家庄和西柏坡袭击。可是,蒋介石万万也不会想到,当傅作义刚开始布置的时候,25日晚上,周恩来就获得了蒋介石所策划的全部计划。这是华北局城工部所领导的北平地下工作者《益世报》采访主任刘时平,从他的同乡、同学鄂友三那里得到的确实情报,华北城工部部长刘仁以特急绝密的电报发给中央的。当时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都在院子里看电影,周恩来收到电报后没有惊动别人,只把作战部长李涛找到办公室,迅速作出粉碎敌人偷袭计划的周密布置,并报毛泽东批准。一、紧急电令华北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等,告以估计傅部第九十四军二十七八日可能集中保定,二十九日可能会合新二军大部向石家庄推进。并作出紧急部署:要求华北野战军第七纵队主力即至保定南抗阻,另一个旅开新乐、正定间,沿沙河、滹沱河布置抗阻阵地,第三纵队以五天行程赶到望都地区协同作战。杨得志、罗瑞卿、耿飚率主力相机行动。同时对军事学校、地方武装的动员也作了周密部署,并始终与聂荣臻等保持密切联系。二、急电在内蒙作战的华北野战军第三兵团杨成武等,指出目前傅作义“正图乘虚袭我石门,杨罗耿兵团须使用在平保线上,故攻打归绥计划应暂缓实行”。但为吸引傅之一部分兵力注意归绥,以利杨罗耿主力隐蔽南下,望令第一纵队及第八纵队第十一旅亦作攻打归绥的准备,另以第八纵队一部及地方部队仍在绥东方面积极行动,迷惑敌人。三、中央和军委所属机关立即做好转移准备工作,先将老弱病员转至安全地带。

10月27日凌晨4时半、6时、7时,周恩来连续三次书面向毛泽东报告了第三纵队的行动情况。

10月28日,国民党第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率两个师向方顺桥及其以南地区作试探性推进。聂荣臻用电话向周恩来报告:傅作义令第十六军附第四师及第三十五军主力迅速南下增援。周恩来放下电话,稍加思索,立刻起草了中共中央军委致聂荣臻等电:“按照傅作义昨日部署,真能向保定以南进攻的不过两个军多一点,这是我歼敌良机。我应集中第三、四、七纵队及第二纵队一个旅,各个歼灭该敌。”并对华北野战军各部的任务作了具体的部署。30日拂晓,第三纵队提前到达望都。第二天清晨,又进至第七纵队防守的沙河一线。第三纵队司令员郑维山用电话向聂荣臻报告部队位置。聂荣臻在电话中对他说:“周副主席让我转告你们,傅作义得知你们到达望都,惧怕九十四军被歼,已令其回逃。你们已经很疲劳了,要抓紧时间休息,恢复体力,做好战斗准备。如果敌人撤得慢,四纵又能赶到,争取在满城地区打一仗,吃掉它一部。”另外军委决定,在军事上积极准备的同时,通过新华社揭露蒋介石、傅作义的阴谋,并号召军民动员起来,沿途阻击敌军,准备诱敌深入,予以歼灭。

敌军一出保定,就遭到了解放区军民的迎头痛击,才知人民解放军已有准备,于是全部慌忙回窜,第二天先头部队已撤过保定。他们这次行动徒然损失官兵3700余人,战马240匹,汽车90余辆,以及其他大宗作战物资。一次偷袭石家庄的冒险计划,就以失败而告终,躲在北平圆恩寺行邸的蒋介石,只好下令将部队撤回保定。

周恩来在西柏坡辛勤工作

争取傅作义放下武器 辽沈战役结束后,傅作义对固守平津还是西撤或南撤一时举棋不定,但他估计东北野战军在经过这样的大仗以后需要适当休整,不会很快入关,于是确定了“暂守平津,保持海口,扩充实力,以观时变”的方针。11月9日,周恩来为中央军委起草致华北领导人并告东北领导人电,指出傅作义“正徘徊于平张津保之间,对坚守平津或西退绥包似尚未下最后决心。但我如攻打归绥,有促使傅匪集其嫡系三个军及骑兵三四个旅提早西退可能。”因此,为了抑留傅军于平、津、张、保地区,“以待我东北主力入关,协同华北力量,彻底歼灭该敌”,特部署华北第二兵团一部兵力向太原移动,第三兵团停止执行攻打归绥的计划,并令程子华、黄克诚部担任监视北平傅军的任务。

中央军委从全国战局出发,认为无论傅作义集团南撤或西逃,都对解放全中国的战局不利。12日,周恩来起草了中央军委致程子华、黄克诚并告林彪、罗荣桓等电:对付傅作义部,重在抑留它在平津张保地区,不使西退,也不使其得由海上南撤。11月17日,为了提早进行平津战役,周恩来为中央军委起草致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并告东北局、华北局电:“从全局看来,抑留蒋系24个师及傅系步骑16个师于华北来消灭,一则便利东北野战军入关作战;二则将加速蒋匪统治的崩溃,使其江南防线无法组成,华东、中原两野战军既可继续在徐、淮地区歼敌,也便于东北野战军将来沿津浦路南下,直捣长江下游。”为此,中央军委电示东北野战军以两个纵队组成先遣兵团向北平附近前进,威胁北平;指示华北野战军停止攻击归绥,将其三个纵队驻于绥东地区,阻止傅作义部队向绥远逃跑;又令华北野战军停止攻击太原,以免刺激傅作义下决心逃跑。军委于11月16日到18日,连续电示东北野战军火速隐蔽入关,出敌不意地与华北野战军一起对平津塘一带之敌实行战略包围。11月27日,军委命令东北先遣兵团及华北第二兵团的三个纵队,三兵团的三个纵队包围宣化、张家口等敌,切断北平、张家口联系,以抓住傅系,拖住蒋系并掩护东北野战军顺利切断平津、津塘诸敌的联系,为开展战局作准备。这一系列指示,对抑留傅军主力于平津地区,从而取得平津战役的胜利有着极为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积极准备打的同时,还尽量争取傅作义放下武器或起义,通过各种关系对傅作义进行统战工作,对他晓以大义,争取和平解决。1948年春,北平地下党就对傅作义周围的上层人物开展工作。如傅的至交密友、华北“剿总”副司令邓宝珊以及他的老师、拜把兄弟、同乡等人对傅进行了工作。迫于战争的发展形势,从11月中旬起,傅作义开始秘密同中国共产党接洽起义。周恩来一直协助毛泽东处理同傅作义的谈判问题。12月3日,周恩来为中央起草致香港潘汉年电,指示可请冀朝鼎应傅之邀北上任“华北经委会”副主任,以便做傅的工作,“动摇傅之抵抗决心”,并影响华北产业界人士乃至外资代表“坚留华北”,“反对南迁”,“尽一切努力保全华北经济系统中的各种生产设备、科学器材及专门人才,以利我军入城后的接收”。12月中旬,傅作义派《平明日报》社长崔载之等到人民解放军驻地,和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见面,试探人民解放军态度,提出恢复抗战时期的合作关系。刘亚楼在周恩来的指示下,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希望通过和平谈判解放北平的愿望,劝傅作义早下决心,并留下电台联络办法和密码,开始建立了秘密联系。在人民解放军迅速完成对平、津分割包围,特别是傅作义在新保安、张家口的部队被歼以后,傅焦急万分,坐卧不安,思想斗争激烈。恰在此关键时刻,在天津《大公报》工作的傅作义的大女儿傅冬菊(地下党员)来到北平,直接对傅作义进行争取工作。当傅冬菊出现在傅作义面前亲昵地叫声“爸爸”时,傅十分惊疑,对爱女直截了当地问:“你是军统还是共产党?”傅冬菊毫不含糊地答:“共产党。”“你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派来的?”“毛泽东派来的。”“派你来干什么?”“劝您停止抵抗,和平解决北平问题。”……这是一场很不寻常的父女之间的对话。开门见山,直截了当。短促的对话后,父女平静地坐了下来。傅冬菊详细地分析形势,宣传党的政策,明确告诉傅作义,“全国胜利的局势已定,跟蒋介石走只是死路一条,如果举行起义,使北平古都和平解放,就是立了大功,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傅冬菊一席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谈话,起了别人不能起的作用。

1949年1月6日,傅作义请他的老友周北峰和燕京大学教授张东荪代他谈判。他们于8日到达蓟县人民解放军前线总部,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同他们进行了几次谈判,讲明只要傅率部队起义,一律可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所有在张家口、新保安、怀来等地被俘的军官,不咎既往,一律释放,对傅先生和他的高级干部,一律给予适当的安排。他们共同整理了《会谈纪要》后,交周北峰、张东荪带回北平给傅作义看。

1949年2月,周恩来在西柏坡接见上海和平代表团成员

1月10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傅作义从陆上南逃的路被切断。14日,新华社发表了《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关于时局的声明》,宣布了八项和平条件。15日,天津解放,守军全部被歼灭。这一切,打破了傅作义企图在谈判中讨价还价的幻想。16日,为促使傅作义早下决心,平津前线司令部以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的名义,向傅作义发出了最后通牒,提出了和平解放北平的两项办法:一是放下武器,并保证不破坏文化古迹,不杀戮革命人民,不破坏公共财产、武器弹药以及公文档案,人民解放军则保证他们生命财产安全;二是离开北平开入指定地点,按照人民解放军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通牒最后规定,必须于1949年1月21日午夜12点前答复,如果坚决抵抗到底,将实行攻城。“攻城之日,贵将军及贵属诸反动首领,必将从严惩办,决不姑宽,勿谓言之不预。”这时,傅作义派全权代表邓宝珊来了,傅作义表示接受第二项办法,商定了协议,双方代表签了字。邓宝珊回去后,傅作义最后下了决心全部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条件,同意人民解放军派代表进城,谈判和平接收北平的办法。人民解放军派出了东北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陶铸进城谈判具体实施办法,就双方交接过渡期间的问题达成协议,成立了以叶剑英为主任的联合办事处,负责处理过渡时期的一切军政事宜。谈判的整个过程,一直是在毛泽东、周恩来领导下进行的。

傅作义于1月21日宣布北平城内的守军接受和平改编,并将协议内容经通讯社公布全国。北平守军两个兵团部、8个军、25个师共20多万人,于1月22日开始履行协议开出城外指定地点,听候改编。1月31日,北平防务全部移交完毕,当天下午,北平所有城门、军政机关和要地,都换上了威武的人民解放军守卫。规模巨大的平津战役胜利结束。2月3日,人民解放军举行了盛大而庄严的入城式,步兵、炮兵、骑兵、机械化部队,雄赳赳气昂昂地经前门进入北平城,受到北平各界人士和几十万群众的夹道欢迎,他们都为北平古都不放一枪就回到人民手中而欢欣鼓舞。

三大战役从1948年9月12日开始,历时四个月零19天,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旅),非正规军29个师,共154万人,给了国民党反动统治以毁灭性打击,蒋介石赖以发动反革命内战的主力部队基本被消灭了。三大战役的胜利,为人民解放军南渡长江解放全国,为新中国的建立,奠定了巩固的基础。

(本文选自中共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周恩来与河北》)

 
 
[关闭窗口]